當前位置:首頁>>專題>>兩新戰"疫"記>>觀點 >> 正文
王林:此次疫情,對所有企業都是一場倒逼
2020年02月08日 12:45:46 來源: 作者:

  疫情給無數中國企業帶來困難:企業遲遲不能開工,海外訂單不能按期交貨、客戶丟了怎么辦?員工工資要加倍照發,銀行貨款及利息要還,房租要交……現金流斷了,誰來買單?疫情后的業務機會在哪里?我們如何化危為機?面對幾萬家企業共同的問題,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、正和島首席經濟學家、正和島研究院院長王林教授,為大家答疑解惑。

  以下是王林教授采訪實錄。

  做最好的努力,做最壞的打算

  很多人把當下疫情與非典時期相比,但從經濟角度,當下中國與2003年有著明顯不同:

  首先是個好消息,2003年時,中國的經濟體量較小,只有1.4萬億美金;而2019年,中國經濟總量高達14萬億美金。這是10倍的差距。

  也有不好的消息。2003年,中國正處在加入WTO之后的市場紅利期,正面向世界開啟改革開放的全新篇章,再加上因為美國911事件,需要與中國攜手反恐,所以當時美國對中國也是非常寬容的,中國的外貿占經濟總量的比例,從2001年的7%,用了2年時間,到2003年就已高達30%。

  但今天與2003年完全不同。當下,逆全球化已成為世界的主流,而且,中美貿易摩擦仍在不斷進行中,有這樣一組數據:

  2019年,中國對外出口增長了0.5%,而對美國出口下降了12.5%。

  所以,相比非典期間,中國現階段的對外經濟是比較被動的。

  中國的內部經濟,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2003年非典時期,中國正處于房地產周期、庫存周期等產能周期的上升期,并且擁有巨大的人口紅利,財政、貨幣政策的空間也比較大,整體處于蓬勃向上的狀態。所以,8個月的非典困難期,對經濟影響相對較小。

  與2003年相比,當下中國第三產業占比已經高達53.9%,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高達57.8%,高出2003年22.4個百分點。

  所以,新型冠狀病毒對消費和制造業都形成了巨大的障礙。

  究竟大到什么程度,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判斷:

  第一個狀態是,如果鐘南山先生預計準確,疫情被有效控制,在15天左右較短的時間結束,那么對經濟的沖擊,主要是在第一季度,大概會放緩到4%-4.5%左右,后面幾個季度會恢復到5.8%—6%左右,全年可以維持在5.4%左右。

  第二個狀態是,如果疫情沒有那么樂觀,蔓延到第二季度,到了6月份,在高溫的幫助下,病毒消失。(非典就是在高溫下,突然消失的)在國家有力的調控下,通過大家的努力,后期增速,也會維持在5.5%-6%之間。

  但是我還是非常同意陳薇院士(中國工程院院士、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)的判斷:

  我們要做最好的努力,但是做最壞的打算。

  從最壞的角度看,考慮到病毒的潛伏期較長、傳染性較強,一旦復工后,再次出現了擴散和傳播,或者是一些地方的防控不到位,疫情的延長時間超出了預期,蔓延到第3季度,那么中國經濟的增速可能會降至5%左右。

  企業家一定要學習中央文件!

  疫情影響最大的行業,首先就是餐飲,西貝、海底撈,目前都紛紛停業,星巴克也暫停了全國100多家門店。

  由于存貨受損失,加上租金和員工加班工資不能少,對餐飲行業幾乎是毀滅性打擊,2019年全國餐飲行業營業額近5萬億,今年一季度餐飲業的損失會非常大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旅游行業,旅游行業的食、宿、行、游、購、娛6個增長點全部受打擊。

  除了行業之外,民營企業現在正經受很大的沖擊:

  第一個是來自市場的沖擊;

  第二個是在資金鏈方面遇到很大困難,像西貝的賈國龍說,就算貸款發工資,也只能支撐3個月;

  第三個是,企業即使能夠復工,現有工人能否按時返崗,都是很大的問題。

  這些問題,中央都已經清楚地知道,如果我們再不采取果斷的措施,企業遇到困難,接下來就很可能出現失業潮。因為企業保不住,就業就保不住,就業保不住,社會就很難穩定。

  為了應對這些挑戰,我主張企業家每天都要看新聞聯播。目前,中央出臺了一系列政策,我們企業家一定要學習中央文件,一定要學習!

  2月1日,中國人民銀行、財政部、銀保監會等聯合發布了《關于進一步強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》,共提出30條措施。以下幾條就非常重要:

  央行已要求,“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,加大貨幣信貸支持力度。”

  并且,央行破天荒地提出,要根據實際情況,適當提高2020年1月下旬存款準備金考核的容忍度。換句話說,現在央行已經允許銀行更多地向企業放款。

  如果企業現在撐不住了,可以向銀行求助。當然,銀行放不放貸是另一回事,央行放開這個口子,銀行給你放貸的可能性就變得更大了。

  此外,央行還明確要求,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、住宿餐飲、物流運輸、文化旅游等行業,以及有發展前景但暫時受困的企業,不得盲目抽貸、斷貸、壓貸。

  而且中央要求對受疫情影響嚴重的企業,到期還款困難的,可以予以展期或者續貸。

  如果企業現在資金鏈出現問題,到期還款還不上的,現在就趕快打報告,如果有要續貸的,現在就馬上跟銀行方面銜接。中央也要求金融單位保持正常的營業,可以關閉部分網點,但是要正常營業。

  中央也明確規定:在疫情防控期間,對生產、運輸和銷售應對疫情使用的醫用防護服、醫用口罩、醫用護目鏡、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、負壓救護車、消毒機、84消毒液、紅外測溫儀和相關藥品等重要醫用物資,以及重要生活物資的骨干企業實行名單制管理。

  人民銀行通過專項再貸款向金融機構提供低成本資金,支持金融機構對名單內的企業提供優惠利率的信貸支持。

  這其實是等于一個“紅名單”,大家一定要馬上行動,如果有機會,爭取進入這樣一個“紅名單”,央行和金融機構,對這塊的支持力度是非常大的。

  中央已經出手,我就不贅述了,這個公開文件網上都有,大家要認真學,中央文件一定要認真學。

  大難面前,企業家有3重境界

  對企業而言,面對疫情,有幾個方面可以考慮。

  首先是,如果你的企業原來就在艱難維持,但因為你的不忍放棄,那么現在你就按照勞動法給予員工補償,然后關停生產線,看準新的方向,重新開始。

  如果你的企業是處于“原本想轉型、但又不太敢轉”的情況,那么現在,到了壯士斷腕的時候了。

  我非常同意春花老師(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)的觀點:

  在危機的時候,對業務結構做加減法,從而使得公司具有更有效的動態應對不確定性的業務能力,一旦機會來臨,這種更加合理的業務結構便能讓企業有機會與其他企業拉開距離。

  過去有些企業的產品是雞肋產品,嚼之無味,棄之可惜,那么現在你就果斷的棄之。你現在不扔,將來很可能會被拖累。

  一些傳統制造業,本來就賣不出什么價格,本來就非常困難,果斷地轉型,果斷地進行重生。

  越是危機的時候,越是最考驗人的時候。考驗人怎么樣在不確定的環境下確定自己的理想、愿景和追求,這個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我們轉型的機會是無窮的:

  我現在擔任電廣傳媒的獨立董事、戰略與文化發展顧問,我們就在布局2個5G網絡建設。5G的下一步要怎么來運用?現在5G的產業化運用和場景化應用完全是一個新的藍海。

  你一旦進入這個領域,就會覺得,對手很少,甚至根本就沒有對手。在智慧城市、物聯網等領域,擁有無窮的、寬廣的發展機會。

  在物聯網、智慧城市方面,我們可以向日本豐田公司學習,豐田公司已經在富士山下的靜海縣,著手做一個實實在在的智慧社區。在這其中,能看到巨大的商業機會,巨大的想象空間讓我們去發揮。

  那么你為什么還生產那么多過剩的東西,而不趕緊去進入新的藍海呢?

  大疫面前,往往有著大機會。

  就像這兩天,網上流傳的“沒有非典就沒有淘寶”:

  2003年的時侯,阿里一個姓宋的員工去廣州參加商品交易會,不幸感染非典被隔離。馬上,阿里巴巴所有工作人員,包括馬云在內,全部隔離。

  但馬云很早就有遠見,在非典在廣東肆虐的時候,就有了預案,一旦被隔離,就全員在線辦公。

  馬云為此還找了杭州市政府的宣傳部門,找了杭州市的電信公司,請求支持。因為馬云知道:如果阿里面向一場災難性的隔離時,阿里不能垮。

  隨后,馬云又做出一個重要決定:阿里的業務由to B轉向to C。

  當時董事會都覺得不可能,因為那時的阿里,只是一個僅僅成立4年的創業公司。但馬云認為是時候轉型了,于是力排眾議,要去建立淘寶。

  因為董事會不同意,馬云秘密搞了一個小團隊進行淘寶的研究。

  5月10號淘寶上線,打開頁面,上面就寫著紀念在非典時辛勤工作的人們。后來,馬云把5月10日,定為阿里日。

  其實當時,很多倚重線下業務的企業都受到重大挫折:

  如陳天橋的盛大游戲,在非典期間基本上垮了;

  梁建章的攜程,在非典期間,機票和酒店訂單急速下降;

  還有俞敏洪的新東方,當時沒有學生報名,原計劃的培訓班全部停辦,后來俞敏洪靠借錢才渡過難關。

  所以在這里我要講一句,當挑戰來臨的時候,對于有頭腦的人,對于有準備的人,很可能是一種機會。

  多方數據顯示,僅病毒引發的流感每年致死近60萬人,病毒成為人類社會的一大頑疾,卻又沒有好辦法治療。早在2005年,遠大科技集團就研發了臭氧空氣凈化機,可以在0.1秒的時間內殺滅99.22%的“非典”病毒和99.9%的其他病毒。1月31日,該公司已發運200臺捐贈武漢火神山等醫院,用于ICU病房,目前供不應求。

  有些企業只是為了“利潤”而開工,有些企業是為了解決人類面臨的問題而開工——后者才能基業長青。

  所以說,對于傳統企業,應該轉型的轉型,應該升級的升級,如果轉型不了、升級不了,那就把你的核心團隊留住,保住企業。等疫情過去之后,再重新恢復。那時候,庫存基本上都消耗完了,會出現一個補貨的高潮期,你也會有新的商機。

  馬云的成功,有機會的因素,更有格局的因素。有些人只看見了“危”束手無策;有些人通過“危”看到了“機”,擇時而動;馬云則認為,企業家這時不僅要看到機會,更要看到責任。

  此次疫情,對所有企業都是一場倒逼

  正和島上就有7000多家企業,各有各的困難。說心里話,沒有哪一個專家是神仙,能夠變出一個什么招,來讓你起死回生。

  從某種意義上說,此次疫情對所有的企業都是一次倒逼:對早該倒閉的,逼你倒閉;對早該轉型的,逼你轉型;對曾對新興產業觀望猶豫的,逼你進入!

  對于不屬于以上情況的企業,我的建議只有三點:

  第一,實事求是,分析情況,做最好的努力,做最壞的打算。

  第二,盡可能好地保護自己,盡可能好地保住企業的核心團隊。

  第三,在這段時間,靜下心來認真思考企業的未來。

  對于勞動密集型的企業,首先就是要想方設法開工,讓員工在受到嚴密保護的情況下進行生產。

  如果不能夠保證生產安全性,勞動密集企業必須遵守政府的指令不得復工,就一定要堅持下去,疫情總會過去,過去以后,需求就會爆發性增長,所以你一定要挺住。

  有的學者和企業家提議:“對于因疫情在家休息的員工,只發生活費用。”

  我非常贊同這個建議。這個時候,不僅僅是考驗企業家的時候,也是考驗員工的時候。這個時侯鬧著要辭職,鬧著要錢的員工,就不是一個好的員工。

  我們此時要警惕民粹主義,全社會要保護好企業。現在,蘇州市政府已出臺“支持中小企業共渡難關的十條政策意見”。在中央的領導下,地方政府正在出臺和醞釀出臺此類措施。

  企業家、員工、社會一起努力,這才叫“共克時艱”。千萬不要把企業家逼得無路可走,千萬不要把企業逼得倒閉。

  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。

  世界一定會支持中國,中國社會將深刻轉型

  WHO把中國宣布為“PHEIC”,這是第6次。但是先前5次,像西非埃博拉病毒、巴西的寨卡病毒等,都很快被撲滅。

  這一次,在中國政府強有效的組織下,我們的疫情管控也一定會在最快時間內取得成效,希望我們的企業家能夠頂住。

  我相信,國際社會都會和中國攜手對抗疫情。因為到2020年,中國經濟總量將占全球份額的17%,而2003年時這一數據僅為4%。這就意味著,如果中國經濟下滑坡度太大,對全球的溢出效應也將會更大。

  中國的亞洲鄰國,已經深深扎根在區域供應鏈中。原本受益于中國游客的地區,比如中國香港,日本,韓國等,都會出現經濟增速下滑。

  一季度對香港的經濟打擊,我們的預測是1.7個百分點;韓國預計會減慢0.4個百分點,日本也將減慢0.2個百分點。

  這次疫情,對于糧食、鐵礦石等大宗商品,也有很大影響。由于中國停止了部分進口,需求下降,澳大利亞和巴西這2個大鐵礦石供應商,近期經濟增速可能會下降0.3個百分點。

  也就是說,這已經不僅僅是中國的疫情了,而是世界的疫情,所以全世界目前都在支持中國。

  我們很感動地看到:

  很多國家以各種方式在支持中國抗擊這次疫情。

  中國的企業家,尤其正和島的企業家,更是責無旁貸。

 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,對中國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,也將是一次推動。

  最近,網上對武漢紅十字會的一些做法提出非議。說心里話,我們看了,心里都很難受。一些組織效率低下,使得我們的捐贈遲遲不能到達每天戰斗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手上。

  此次疫情,將整個社會的一些負面現象也非常清晰地暴露了,比如:武漢外出旅游的人士,到處被拒絕,在外沒吃沒喝,暴露了我們的NGO組織,以及我們社會不成熟的一種狀態。

  現在考驗的是,中國社會在應對不確定性的“黑天鵝事件”面前,應該有怎樣的狀態,應該是一種怎樣的氛圍?

  在十九屆四中全會,中央提出要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。現在,該去深度思考,如何真正實現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。

  “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,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。”此次疫情一定會深度改變中國社會的治理方式,中國也必將向著更加現代化的方向邁進。

責任編輯: 逄潤鵬
相關稿件
浙江体彩网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海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顶牛是什么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答案 什么是股票融资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发展 信达赢配资 金来源配资 易点策略 中金黄金股票分析 百度金融理财平台 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亿润配资 卓鼎策略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主要包括几种 科创板发行股票融资风险 苹果股票